防治2型糖尿病,关注社会与文化因素是关键

德国柏林,2018年10月2日——新研究表明,为降低2型糖尿病负担提供和制定医疗服务和公共卫生战略时,如果不同时关注社会与文化因素,则可能事倍功半。研究者们认为,饮食习惯及传统性别观念等因素与城市中日益增加的糖尿病的脆弱性有关联,而预计到2045年,将有四分之三的糖尿病患者生活在城市之中。“城市改变糖尿病”的研究结果在德国柏林举行的欧洲糖尿病学会(EASD 2018)第54届年会上进行了展示。

“许多年来,尽管决策者们与医疗服务提供者们都在竭尽全力,但糖尿病仍然以惊人的速度持续增长。”伦敦大学学院(UCL)医学人类学教授David Napier表示。“为了扭转这种具有毁灭性且开支巨大的疾病的上升趋势,我们需要以不同方式进行思考,并采取新的手段。当地区性流行文化及相关习惯与行为在公共卫生战略和个人医疗计划得到充分重视时,防治糖尿病就会有更大的可能取得成功。”

在快速增长的肥胖症助推之下,到2045年,全球九分之一的成年人可能会患上糖尿病,患者总数将达到7.3亿人。在同一时间段内,糖尿病相关的年度医疗开支预计将增长39%,从7750亿美元增长到1万亿美元以上,而这更进一步突显了采取行动的紧迫性。

在研究结果中,研究者们指出了世界上一系列社会与文化因素助长糖尿病患病率上升的例子,其中包括:

·         在哥本哈根,标准医疗转诊成为了糖尿病预防性治疗与服务的障碍

·         在休斯敦,饮食传统与习俗和文化紧密结合,而且经常被认为能够带来“安慰”

·         在墨西哥城,在传统的性别观念的限制下,只有男性的家庭通常无法进行有效的自我管理,因为一些男性无法或者不愿为他人提供糖尿病防治的支持

“城市改变糖尿病”研究者们在EASD2018上展示的第二项研究显示,目前全球范围内糖尿病和肥胖症患病率正在持续上升。在肥胖症患病率数十年来持续增加的北美和欧洲,预计将会有最高的2型糖尿病患病率,但其未来增长速度则将是最慢的。而与之相反的则是非洲,预计随着非洲人口的老龄化和肥胖症患病率的增加,那里的糖尿病患者将会出现接近三倍的增长。如果非洲能将肥胖症发病率降低25%,2045年的2型糖尿病患者将减少1530万。

“许多‘城市改变糖尿病’项目的合作伙伴都已经针对这些研究结果行动起来,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他们或是启动了送医上门的服务,或是在城市社区内调整了诊所的位置,又或者在宗教团体帮助人们得到同伴的支持。”诺和诺德健康倡导副总裁Niels Lund表示。“但阻止糖尿病的上升趋势还需要其他人从他们的行动中进行学习,从而制定出能够符合当地需求的战略。为达成这一目标,‘城市改变糖尿病’项目才成为了一个极具开放和包容精神的合作项目,我们欢迎任何与糖尿病防治相关的人加入其中。”

关于上述研究

首个研究在5个各具特点的城市,即哥本哈根、休斯敦、墨西哥城、上海和天津开展了脆弱性评估,以评估文化因素对2型糖尿病脆弱性的影响。文化因素包括传统与习俗、健康理念与饮食习惯、性别观念以及当地的求医情况等。利用半结构化的访谈,这项研究以740人为样本进行了评估。

第二项研究利用过往趋势和目标趋势模型,关注从2017年到2045年2型糖尿病在不同地区的患病率。过往趋势模型假设未来肥胖症患病率增长可以进行线性预测,而在一个目标趋势模型中,2045年的肥胖症患病率降低了25%。此项研究通过“非传染性疾病风险因素合作”项目获取了全球所有国家2000-2014年的BMI数据,并根据模型的不同,对每个年龄组和BMI组别的人数份额进行了预测。

关于“城市改变糖尿病”

“城市改变糖尿病”是一个开创性的合作项目,其宏伟的全球目标是将肥胖症发病率降低25%,从而将2045年糖尿病的患病率控制在十分之一以下。超过100个地区性合作伙伴,包括城市领导者和政府部门、学术界、糖尿病协会、医疗保险提供者、社区组织以及商业公司进行了跨学科合作,并以崭新的方式开展了政府-民间合作,以测绘糖尿病问题,分享解决方案并推动行动,以扭转城市糖尿病曲线。

这一项目于2014年由以下三个合作伙伴联合启动:伦敦大学学院、哥本哈根Steno糖尿病中心和诺和诺德。今天, 17座城市代表超过1.3亿市民以合作伙伴的身份积极参与其中:北京、贝鲁特、布宜诺斯艾利斯、哥本哈根、杭州、休斯敦、雅加达、约翰内斯堡、郡山、莱斯特、梅里达、墨西哥城、罗马、上海、天津、温哥华和厦门。

更多信息请访问citieschangingdiabetes.com。


媒体联络

 

刘颀  企业交流总监

人力资源与企业交流部

联系电话:

(86) 10-59615614

 

冯雪莲  企业交流经理

人力资源与企业交流部

联系电话:

(86) 10-59615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