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治愈进发!

诺和诺德员工Jacob Sten Petersen,为追求治愈糖尿病已经努力了20年,但他却遭遇了一次出乎意料的个人转折。

在过去二十多年里,Jacob Sten Petersen曾经针对多种慢性病进行过研发,在此过程中为5种专利药物做出过贡献。但对于这位在医药科学部工作,负责监管诺和诺德糖尿病研究工作的生物化学家兼医生来说,最牵动他心弦的,却是不太常见的1型糖尿病患者的未满足需求。

“特别让我感到触动的是,1型糖尿病患者一刻都无法从自身疾病中得到解脱。”Jacob表示。“这不是说其它慢性病患者的生活容易,但对于这些患者来说,尤其是对于儿童患者来说,他们对胰岛素治疗的依赖和这一疾病所需要的持续管理确实是一个重大负担,而我也始终对帮助他们减轻这种负担满怀激情。”

确诊之后……

尽管1型糖尿病是Jacob长期以来的动力之源,但在他完全没有预料的情况下,命运之神却让这种负担降临到了他自己的生活中。2016年,在为治愈1型糖尿病而进行了20多年研发努力之后,他3岁的女儿Vita被确诊患上了这种疾病。

“Vita的症状出现的如此平静,毫无预兆,因此尽管我拥有相关医疗培训背景和工作经历,最初还是没想到她会患上糖尿病。”Jacob回忆道。“我恐怕一辈子都忘不了我第一次给她检测血糖的那个瞬间,从那个瞬间开始,我知道Vita的生活将增添无数挑战,而这绝对会改变她的生命。”

Jacob是研发工作领导者、出版作家,并经常参与世界顶级糖尿病会议。但即便如此,在女儿确诊1型糖尿病之后,他也经历了跌宕起伏的适应和学习过程。

“我以为我对糖尿病患者的生活了解许多。”Jacob表示。“但事实上,在Vita确诊之前,我并不真正了解慢性病患者的生活是怎样的。现在,我们每天都要做出上百个决定,以帮助她控制血糖,确保她的安康。对我来说,这也真是前所未有的经历了。

每日学习与更新目标

Vita确诊1型糖尿病对Jacob及其家庭来说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因为他们既需要从感情上接受这个事实,还需要调整日常的家庭生活,以适应Vita的疾病管理。但当尘埃落定,这个家庭适应了新的情况之后,Jacob对未来的展望也由悲观茫然重新转回了积极乐观。

“我逐渐意识到,帮助 Vita与糖尿病共处是一个每天学习的过程,它能让我了解糖尿病患者真实的需求。”Jacob思考着说道。“我的工作始终都很重要,但现在它又具有了全新的意义。Vita确诊患病使我拥有了更为全面的视角,并使我开始感谢自己所拥有的技能;当我去上班时,我可以努力为使我女儿和与她一样的患者拥有更好的未来而奋斗,对此我也充满感恩。”

Jacob所憧憬的未来,包括能够治愈1型糖尿病的疗法——这是他和他诺和诺德的同事们自1998年以来就希望用干细胞疗法做到的。通过20年的研究,和与康奈尔大学所进行的合作,这个团队已经进展到了“概念验证”阶段,即他们已经可以用能够产生胰岛素的胶囊装干细胞治愈啮齿类动物的糖尿病。

“我很高兴我们的努力终于开始结出果实了。”Jacob表示。“还有许多工作需要做,但我们希望我们能在几年内启动首个人类临床试验项目。”

但就像所有创新疗法的研发工作一样,通向成功之路布满荆棘,而且没有任何人能确保最后一定取得积极成果。但Jacob却满怀希望,并在畅想Vita未来无需对糖尿病进行每日管理的生活了。

“Vita今天5岁了。”他表示。“如果我们的研究能在15年内达成目标,她的1型糖尿病就能在20岁前被治愈。从个人角度,没有什么能比实现这一目标更能激发我的动力了!”